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ii2011.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异能者之晨昭夕下》最新章节。

船舱外惊风骤雨,巨浪滔天,舱内却静到了众人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程度,不过是一会儿的工夫,却让他们感觉有如经历了万年般的长久,听天由命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咯咯咋咋。」

船底响起了石头划过木板的闷响,「破浪号」船身猛地剧烈一震,趴在地上紧紧抱住舱内舵台木脚的丘良,随着船身剧烈的震荡,脑袋「咚」的一声狠狠撞到了船舱的地板上,眼角鲜血迸溅,干脆闭目松开了双手,暗叹一声--「完了!」

过了一会儿,丘良已经感觉不到「破浪号」被浪头抛起卷下的颠簸,只有窗外狂啸着的寒风还在提醒自己仍然活着。

像丘良一样,主控舱内的船员都放开了紧紧抓着的船身部位,纷纷带着满脑子疑惑围到了舱内的瞭望窗前,愕然朝外望去,一看之下无不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船居然在飞!

「破浪号」的确飞了起来,却又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在飞,而是被一块从海面升起的白色光云托了起来,带着船身各处万千条朝下飞洒的水瀑,缓缓朝烈火岛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隆隆的沉闷响声,让昏迷了许久的钟道临恢复了听觉,慢慢睁开了双眼,展现在他眼前的是浓烟遮盖的天幕,鼻中隐隐传来了硫磺燃烧的刺鼻硝烟味。

一阵阵娇笑声似乎慢慢听得清了,钟道临腹部肌肉用力,用双手摁地,浑身针扎般的剧痛传来,不由得痛呼出声,咬牙撑起了上身朝前看去,愕然看到远处魔海上升起的一道道裂岸而来的黑色巨浪,而自己却仍是在「破浪号」海船的甲板上。

奇怪的是,自己这艘「破浪号」海船,此时却正停在了火山上。

「大白天见鬼了,难道是幻觉……哎呦!」

正呆头呆脑瞧着山下海岸线、喃喃自语的钟道临,猛地感觉脑袋上一疼,回头就见气势汹汹的果比跟一个俏脸发红的紫衣女孩,正瞪着两双大眼睛盯着他看,不由得伸手一捂脑袋,苦着脸道:「果比大美人,小破丫头你没事敲我头,吃饱撑着了?咦?」

骂了一句才觉得不对,大讶道:「果比你怎么又出来了?」

「咚!」

果比气鼓鼓的又是一粉拳砸中了钟道临头顶,瞪眼大骂道:「本大美人要是不出来,你这个臭坏蛋早就喂鱼了,本小破丫头问你,怎么又用『他』的刀法了?哼!」

果比仍是天真的以为称赞的话后边,肯定是更好听的话,钟道临正暗自得意,就见那个紫衣女子忍着笑,偷偷地跟果比说了几句什么。

听完紫衣女子的话后,果比红扑扑的小脸呆滞了一下,慢慢变得青中透黑,感觉有些不妙的钟道临还没来得及起身逃走,就被陷入了极度疯狂状态下的果比一拳轰中鼻梁,鲜血飞溅,疼得他一嗷嗓子滚翻了出去,捂着鼻子哼唧道:「唔……果比别信,那妞跟你胡扯的!」

「你才是胡扯呢,死淫贼,连这么可爱的小姑娘都骗!」

紫衣女子一开口,才被钟道临认出来她就是那个叫做斯影的刺客。

因为当时自己在漆黑的船舱内是压着她后背,根本就没特意去看,心中暗道乖乖不得了,一个果比就够他头疼的了,万一再跟这个狠妞一起煽风点火,他还不是得上吊,因此赶紧捂着鼻子,出声打断道:「大姐高抬贵手,先前算是扯平了,唔……小弟认错还不行吗?」

斯影此时跟果比早就套上了交情,连穴道被果比狠灌了一通海怪内丹液汁后,也自然而然地冲开了,甚且功力尤有精进,刚想跟果比揭露钟道临的真面目,猛然一听到「扯平了」三字,粉颈一红,轻啐道:「你这个死淫贼!」

果比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张着嘴愕然听两人说得不明不白,扭头问斯影道:「小美人,淫贼是干什么的?」

「哈,没别的意思!」

钟道临闻声吓了一跳,刚忙忍痛从船板上爬起来,对果比笑嘻嘻道:「就是偷银子的贼!」

「银子…银子是干什么的?」果比还是弄不懂,抬头见钟道临正冲着斯影挤眉弄眼,大怒道:「臭坏蛋,果比没问你!」

说着扑搧着翅膀,坐到了斯影的肩膀上,撅着小嘴香了她脸蛋一口,笑嘻嘻道:「小美人,告诉果比姐姐,你为什么在船舱里叫好几次大坏蛋淫贼呀,是不是淫贼比大坏蛋更坏的意思?」

斯影想到船舱内被钟道临压着的情景,红着脸扭扭捏捏,不知道怎么回答喜欢学新词的果比,这种事自己都不太清楚,又怎么跟这个天真的小女孩解释,无奈之下只好轻嗯了一声,蚊鸣般低声道:「是比大坏蛋坏……嗯,更坏的意思!」

尽管声音低,还是被一旁功聚双耳的钟道临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呼出了一口热气,紧张的心情才算放下,轻松地向果比问道:「对了,果比,咱们的船怎么上山了?」

「哼哼哼!」

坐在斯影肩头的果比得意地荡着双腿,摇头晃脑道:「是被本大美人轻轻托上来的,比淫贼你厉害吧?」

果比一向是现学现卖,把一旁的钟道临弄得没脾气了,只得苦着脸道:「果比姐是比小弟厉害多了,不过那些船工呢?」

斯影此时慢慢地将一头长发扎成了朝后的一束,冷冷道:「龙血本来就不安好心,你又何必管他们死活?」

钟道临这时候才看到斯影背部挂着的奇形弯月状长刃,骇然道:「你把他们都杀了?」

斯影眉头一皱,似乎觉得钟道临怎么有点妇人之仁,不满道:「都弄昏在船舱里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话一说出,反而自己都觉得奇怪,要是放在以前,为了不让自己的秘密曝光,这些人没一个能活下来,为何方才动手的时候,一想到嬉皮笑脸的钟道临,就把杀他们的念头改成只是点昏他们呢?

一时之间,斯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可是偏又说不上来,不由得脸上呆了一呆。

钟道临倒是没有注意到斯影的表情,闻言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龙血要杀我却不关他们的事,来时全船整整有两百多人,为了送小弟过来,历经一路风浪,折损严重,要是再将幸存的这些人赶尽杀绝,恐怕有伤天德!」

「哼!」

斯影不屑道:「不杀又能如何,你还指望着再把这艘破船开回去?如

今谁都回不去了,只是早死、晚死罢了!」

钟道临闻言举目望了望四周,入眼尽是岩浆遇冷凝固后形成的坑洼地表,其上铺了厚厚一层常年累积的火山灰,远处火山脚下稀稀落落地竖着几株被岩浆冲过的巨树,早已经成了没有生命的灰色石头树。

他摇头叹气道:「就算能回去又如何?这些船工就算回去了,也会被龙血灭口,既然回不去就在此处先住下,船上的淡水跟食物还能够支撑一段时间,通常火山岛周围,大多会有能让人取得淡水的地底温泉,只要有淡水,咱们就死不了,这烈火岛那么大,咱们至少能支撑到下次火山喷发!」

斯影愕然道:「看不出来,你懂得倒是挺多的!」

钟道临夸张地一抱拳道:「承蒙大姐夸奖,不过小弟一直纳闷,按理说我死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何小弟说能活下去,你的心跳反而放缓了呢,莫非改变主意不杀我了?」

斯影闻声一楞,暗暗惊讶钟道临的神通,心想怪不得上次自己在野谷行刺他的时候,能被这小子先一步发觉,原来他到了如此的境界。

其实钟道临远没有斯影想得那么厉害,只不过是果比灌饱他的海怪内丹液汁,慢慢地被其身体吸收而起的作用罢了。

这种后天得来的练功圣品,虽然不像当初白蛇吃的那颗神女峰下的「赤焰果」那么珍贵,能够慢慢地在体内结成本命金丹,但却能够大幅度扩充钟道临的体内经脉,提升灵觉。

加上斯影并没有刻意保持刺杀行动时的境界,甚至有些心乱,被本来就是灵觉异常敏锐的钟道临看破,也就没有什么意外,说到底还是斯影高看这小子了。

就像当初因为食了天地灵气所结的「赤焰果」,而慢慢在体内结成内丹的白蛇所说:「要知天生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世间生灵皆生九窍,九窍之邪,在乎三要,此九窍九识贯穿阴阳往复的浩瀚宇宙,谁能勘破自身的秘密,开启生命的印记,则能跳出三界五行轮回,从此遨游天地万物之间,化身万亿,转瞬千里。」

钟道临如今正是达到了当年白蛇所明言的「勘破自身的秘密,开启生命的印记」,被关伊光化的分身强行冲开心灵硬壳的钟道临,在一刹那间便经历了诸般轮回,前世因果一一浮现眼前,当时他也并没有觉得功力有什么大幅度的提高。

直到从当初使不出完整的一招「刀七,暗之生」,到如今完整地劈出借自雷电之威的一刀「刀五,暗之媒」,他才真正觉得不同了。

一向后知后觉的钟道临,自然不知道自己昏迷时被灌下的海怪内丹汁,此时已经渗透到全身无数条细如牛毛的血管中,一部分精华渗入了经络,一部分加强其内脏感官的效能后,随即经九窍及皮肤毛孔排出了体外。

海怪的内丹汁在他体内循环数次,就能够固本培元,大幅度改善了他周身内脏血管的功能,顺便提升了与经络感官息息相关的敏锐灵觉。

但这只是下乘层面上的提升。

像白蛇那种凭借着「赤焰果」吞食天地灵气之精华,慢慢地在体内结上重楼紫金内丹,映本命元神,今后修炼术法皆在于提升自身的内丹,而其千百年修炼的过程虽然漫长含蓄,却能一点一滴地凝结灵气精华,这才是在元神层面的上乘修炼之法。

钟道临的灵觉提升,虽然也是得利于海妖内丹,但毕竟不是自身元神的提高,就像是吃了一顿生猛海鲜,吃跟消化的过程虽然过瘾,但不久后肚子还是会饿,真正被经脉吸收的精华少之又少。

甚至连钟道临灵觉的提升都是暂时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让他从耗尽全力的一刀中更快地恢复过来,除此之外就再也没什么了。

斯影不知道自己太高看了眼前这个小子,反而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严肃道:「死隐一族自古至今,刺杀目标失败必求仁,希望你能亲手杀了我!」

「你怎么又来了?」

第一时间更新《异能者之晨昭夕下》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山海纪之龙缘

傅晞

八卦耽美楼

小泡泡大泡泡

应天记之凤舞飞鹰

冲刺的二哈

重生之幸福晓晓

北辰星夜

节度江山

尘烬

保护我方辅助

一十木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