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ii2011.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太古吞噬》最新章节。

最终,晨宁还是没能得逞。主要原因就是有七号在旁边儿有事儿没事儿就在关键的时候‘阴’阳怪气的来上一句,挤兑得芙拉萝蒂抹不开面子。

“那小子完全就是装的,你可别上当!”七号甚至还直接揭穿了晨宁得表演。

晨宁一阵气不过:“你真是我的好队友!”

七号乐了,不恼反喜:“过奖过奖。”

七号这个家伙,一犯起浑来,那谁都拿他没辙。晨宁懒得再理他,比了个中指,就去检查自己身上的这些伤势。他判断自己应该不会有大碍,这些应该都只是一些皮‘肉’伤。不过,检查一下总是错不了的,谁知道是不是有哪个小伤口看似无碍其实有隐患的?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还好,晨宁基于自身的经验来判断的伤势还是‘挺’准确的,正如他所想的,他身上的这些伤口虽然看着恐怖,但是真正能够伤到他的却一个都没有。可见,他的战斗本能到底有多么恐怖了。

检视完了伤口之后,晨宁这才有功夫再问别的。

要问的东西‘挺’多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芙拉萝蒂进入血腥教堂的原因,以及那把所谓的‘钥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对于晨宁,芙拉萝蒂还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张口,将前因后果缓缓道来。

大概在几天之前,从南方的王都,大贤者传来了一个消息,很简单,只不过一句话:“找到钥匙了,在圣索菲亚大教堂。”

这一句话说的很奇怪,没前因没后果的,既不说找钥匙干嘛,也没说钥匙有什么用。但是当芙拉萝蒂接到了消息之后,却欣喜若狂。

这话里的典故,芙拉萝蒂作为高塔学者的高层,自然也是接触过的。所谓的‘钥匙’,便就是曾经的王城,塞尔哈雷当中,托沙世界的奇迹建筑,贤者之塔的核心钥匙了。

这里,就牵扯到了托沙的位面历史。

曾经的托沙,也是一个富足的位面。经过了上古时期的人类‘混’战,最后出现了一个名为‘托沙’的人类王国,将整个大陆全部统一。托沙王国统治了这个位面无数年的岁月,位面内大仗小仗不断,但是王国的统治也一直很稳固,总体上来说,整个位面发展的平稳的很。

但是这一切,自从数千年前,恶魔的身影出现在托沙,就被打破了。没人知道这些恶魔到底是怎么来到托沙的,但是从那以后,托沙的人类们就跟恶魔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恶战。结果有好有坏,有输有赢,但是恶魔却杀也杀不尽,但是人类的‘精’锐力量却在无休止的战争当中一再消耗。最终,在七百多年前,当一名恶魔君主,穿过位面晶壁来到了托沙之后,人类军队就一溃不可收拾了。

具体是哪个恶魔君王来到托沙打的这场战争,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已经无法考证,但是当时,恶魔大军在君王的带领之下,一路势如破竹,浩浩‘荡’‘荡’的就从北方杀了过来。人类王都塞尔哈雷,就在那一战当中被毁灭。随后恶魔们继续南下,人类集结了全世界的力量,与恶魔在鲜血荒野展开了一场决战。而这场决战的结果,就是人类军队被击溃,但是恶魔君主同样被当时的托沙的强者们以集体的生命为代价所驱逐。

恶魔君王想要穿过一个位面的晶壁,那是何其难之事。恶魔君王这么一被驱逐,就是七百年不见踪影,想要回来那就不知道要多久了。但是这一战之后,托沙的人类也不好过。绝顶高手在驱逐恶魔君王的一战当中损失殆尽,人类势力也被恶魔们打的溃不成军。要不是恶魔君王突然不见,导致当年的恶魔大军在骤然之间由于群龙无首陷入了内‘乱’当中,恐怕整个托沙早就成了无尽深渊当中的一层了。

随后,人类构筑了托沙之墙,并且放弃了在北方的核心,到了托沙之墙以南去发展。但是托沙世界可并不大,最‘精’华的一个地区同时也是最发达的一个地区,就是北方王都塞尔哈雷附近,托沙之墙以南,那气候条件相当的差,自然环境比起北方来差的太远了,相当的制约了整个王国的继续发展。这七百年之后,托沙王国的国力居然比起刚刚定居到南方的时候根本没有增长太多。甚至由于人口的增多,导致土地根本养活不了这么多人。

人类就在南方苟延残喘着,靠着托沙之墙抵挡恶魔。也好在这七百年之间,偶尔有几次的恶魔大军攻来,也都是类似‘波’尔多这样的恶魔领主级的恶魔率领的,还没有更高级的恶魔君王出现,所以托沙才能飘飘摇摇却还能一直坚‘挺’住。

人类从没有放弃过光复北地的努力,但是塞尔哈雷被恶魔们污染之后,整个北地都被浸染成了鲜血荒原这样荒凉的地方。光复北地,就必须光复塞尔哈雷,重新‘激’活塞尔哈雷的贤者之塔,才能以其为中心,让整个北地重获生机。

但是光复塞尔哈雷谈何容易?仅仅是鲜血荒原里的恶魔就让人头疼无比了,巴特菲尔德公爵手下的军队可谓是整个托沙最强大的一支力量,如果趁着恶魔们没有领导的情况,也许将荒原里的怪物扫‘荡’一尽不是问题,但是进攻塞尔哈雷,那可就力有不逮了。

强攻塞尔哈雷不可能,不过,其实这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光复。大军开不进去,那派一支‘精’锐小队潜入塞尔哈雷,打开贤者之塔,‘激’活整个塔内的力量核心总不是问题。只要贤者之塔能够重新的运作起来,那么这一座托沙的奇迹建筑就会让整个世界产生非常有益的变化。

贤者之塔被‘激’活之后,将会能够缓缓的清除掉曾经的恶魔君王在塞尔哈雷留下来的污染源。恶魔缺少了生存的土壤,

特别是塞尔哈雷的污染源被清除掉,就不再会是这种杀也杀不干净的状态了。到时候依靠托沙之墙固守,再随时派遣军队或者冒险者小队对恶魔进行清扫,早晚有一天,能够光复塞尔哈雷乃至包括鲜血荒原在内的整个北地。

而这把钥匙,就是遗落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打开贤者之塔,乃至开启贤者之塔力量的最关键的一部分!

而这把钥匙,就是遗落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打开贤者之塔,乃至开启贤者之塔力量的最关键的一部分!

圣索菲亚大教堂,就是血腥大教堂在未沦陷之前的称呼。

现在,巴特菲尔德公爵以及南部王都的贵族议会们的决定,已经显而易见了。先派出一支‘精’锐小队,从血腥大教堂当中将贤者之塔的钥匙给偷出来,以备将来使用。

晨宁和七号听完了芙拉萝蒂的叙述之后,脸‘色’都是一副既兴奋又凝重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对视一眼,立马就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光复托沙旧都塞尔哈雷的首功,这是个什么等级的位面事件?搞下来有多大收益?但是塞尔哈雷里面是什么样等级的怪物,两个人也是有所耳闻的那是真的超凡者级别才能去的地方,像骨魔、狩魔蛛这种等级的怪物遍地都是,而且经常能够看见狂战魔之类的怪物,甚至更高等级的恶魔也很常见。

塞尔哈雷的整体冒险难度,绝对跟血腥大教堂的大殿差不多,这个难度等级的战斗,不是晨宁和七号两个人可以搞定的。哪怕有再大的机遇,这样的冒险都不值得去。

芙拉萝蒂并没有看到两个人怪异的脸‘色’,继续说道:“但是我们想的都太天真了。”

“怎么说?”晨宁随口问了一声,心里还在盘算塞尔哈雷的事情。

芙拉萝蒂道:“原本我们这一支到圣索菲亚来找回钥匙的队伍,就是被大贤者和公爵大人寄予厚望的未来去塞尔哈雷完成任务的种子小队。但是……连在圣索菲亚都损失这么惨重,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去塞尔哈雷那就更危险了,以我们这样的实力,根本完不成大贤者的期望。”芙拉萝蒂的语气显得很沮丧。

在大殿当中的战斗,芙拉萝蒂只是略带说了一下,并没有太过仔细的讲述。毕竟,这对于她来说,是一段很不好的回忆。一行七个人,芙拉萝蒂本身就是托沙最富天才之名的巫师,而另外六个人,也都是公爵手下的‘精’锐骑士,但是却连血腥大教堂这一关都没有闯过去,如果没有晨宁和七号的帮忙,别说带出钥匙来了,他们这一整只小队都要在里面全军覆没。就这样的水平,去塞尔哈雷跟找死没区别。

晨宁默然。芙拉萝蒂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几个月之前,她就已经可以轻松轰杀一个诅咒之眼的大祭司,而这一段时间晨宁也看得出来,她实力绝对还有增长。.甚至晨宁都不确定,如果仅仅算法术对战的话,他估计自己都不是这‘女’孩的对手。再加上她那一身豪华的魔法装备,整体战力绝对是在水准之上的。而那名之前见过一面、慷慨赴死的公爵卫士的实力,也是必须要承认的。仅仅谈近战能力,晨宁不开恶魔心脏暴走,跟他也估计是伯仲之间。这样的一支‘精’英小队都在血腥大教堂团灭,晨宁真不敢说自己去了就能做得更好。

当然,如果这次行动真的是让晨宁来干的话,他有那么多底牌,肯定不会像芙拉萝蒂他们这样凄惨,但是这只不过是血腥教堂而已,塞尔哈雷里的危险程度还要更上一层楼。

“既然你们不行,为什么公爵大人和山德拉大人不亲自动手呢?”晨宁问了一声。山德拉和巴特菲尔德公爵两个人的实力那就绝对要强很多了,如果他们两个亲自带队,拉上一票高手去的话,还有希望。何必要让这些年轻人来送死?

芙拉萝蒂摇了摇头,说道:“就是因为公爵大人和山德拉爷爷太厉害了,所以他们不能去。塞尔哈雷外围有恶魔布下的结界,以他们两位大人的实力,一靠近塞尔哈雷就会被发现,到时候恶魔云集,哪里是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想要不引起注意,就必须像是我们这样,实力不上不下,既不会过分惹眼,也有一定实力可以完成任务的才行。”

这个道理晨宁懂,塞尔哈雷外面有结界的这个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超凡者可以在里面‘混’,天启者只要一靠近,那塞尔哈雷内部的恶魔就会开始警戒并且聚集。所以,偶尔还会有公会的超凡者在塞尔哈雷里面冒险,但是天启者是绝对不会来自讨没趣的。

晨宁心里在盘算。塞尔哈雷的这件事情,他实在是很像参加,但是最主要的就是时间的问题。如果,行动时间能够推后一些的话,晨宁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实力得到成长之后,再来参加。只不过,就看托沙的高层们最后怎么决定了。如果太仓促的话,晨宁自认实力不够,那绝对是不会去找死的,重生之后他可还没活够呢。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考虑将这个情报卖掉了。只不过,像光复塞尔哈雷的这种等级的位面事件,固然能够卖出去不小的价钱,但是哪儿有自己亲自参加解决掉的收益高?

别说晨宁不死心了,连一向觉得晨宁总是在冒险找死的七号都有些不甘,他问了一句:“你们决定了什么时候去光复塞尔哈雷没有?”

芙拉萝蒂眼神显得很‘迷’惘:“最短也要两个月以后。这把钥匙上的邪能污染必须要清除掉才能够拿去开启贤者之塔,现在只有大贤者知道怎么清除邪能污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现在我们这支小队覆灭了,要‘花’很长再重新准备队伍。不过,想要组成更强大的队伍恐怕有些不太可能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尝试。我们的家园,不能永远都在恶魔的玷污之下,人类也不能永远的活在恶魔的‘阴’影下!”

芙拉萝蒂的话说的大义凌然。但是这话很明显,意思就是‘明知道是去送死也去送一下’。

七号对芙拉萝蒂的这种态度很不以为然,他现在还是很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两个月的时间,最多七八次的位面冒险,他可没信心能够成长到能够在塞尔哈雷来去自如的程度。不由得有些泄气,他不甘的说了一声:“靠,参加不上!”

芙拉萝蒂有些惊喜的看了他一眼:“七号先生,你要来参加光复行动吗?”

“不不不不,我觉得我实力不够,你还是让你旁边儿的这位帅哥去吧!”七号知道了这件事情基本跟自己没关系了,干脆也就不纠结了,恢复了本‘性’,开始开晨宁的玩笑,揶揄他。

可谁料,晨宁竟然点了点头:“到时候通知我。”

“到时候通知我。”

芙拉萝蒂万分惊喜:“你要参加?真是太好了!”

“如果到时候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来。也许还会带几个实力强大的朋友也说不定。”晨宁这样说道。

七号皱着眉头看着晨宁,忍不住的又要唱反调:“卧槽,塞尔哈雷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晨宁没理他。七号没把握两个月成长到可以去塞尔哈雷的地步,但是晨宁有信心。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的实力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我要怎么联系你?”芙拉萝蒂问道。

晨宁说了一个地址,那是耀光公会在在托沙的基地。现在晨宁在公会里的权限,已经可以让公会基地给他传递一些普通的消息了。到时候晨宁就算是在现实世界当中,也可以从公会独立网络当中收到讯息。

具体的行动时间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最短也是两个月以后,贤者之塔的钥匙上面的邪能污染想要消除掉,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两个月,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时间,甚至还有可能会更长。再加上选择路线、做出战斗计划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总而言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搞定的。

三个人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晨宁干脆另外又召唤了一匹战马不是魅影驹,而是二环法术坐骑术,召唤的也不是魔法马,只不过是普通战马而已。倒不是晨宁小气,魅影驹一次只能召唤一头,没办法再‘弄’多了出来。这匹新召唤出来的马,则让七号给骑了上去,至于芙拉萝蒂,在说她不会骑马之后,被晨宁当仁不让的抱在了怀里跟他共乘一骑。

路上,晨宁跟芙拉萝蒂在耳鬓厮磨,七号刚开始还有闲不住嘴巴偶尔上来‘插’一两句嘴,但是看到两个人都没有工夫搭理他之后,干脆也就不去招人讨厌了,在一边闷闷不乐的骑着马。

到了公会基地之后,七号就跟晨宁两人告别了,他准备返回现实世界。临别之前,七号有些犹豫的问道:“爱德华,你确定要去参加两个月后的塞尔哈雷的行动?”

第一时间更新《太古吞噬》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异世女锻造师

月咏

黄金劫

咚里个咚

只有我会超能力

兵戎书见

BOSS的专属宅妻

咶吟

毋庸置疑词义相近的成语

小木残雪

锦上花

钓鱼黄瓜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