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ii2011.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狮子男孩》最新章节。

墨白见钟道临没有断然拒绝,心中高兴,微笑着答道:“很简单,到时候我们就协同共取各自所需,而小弟则负责在这段时间内跟随临兄左右兼打发那些无聊人士,如何?至于小弟则要从古墓中寻找一件物事,其余决不染指。”

花灵儿等人的出现,让钟道临意识到了此次前往楼兰及西域绝非当初想象的简单,而墨白的出现,则让钟道临的头绪越发乱了起来,此人究竟是谁,有什么企图,花灵儿为何能够找到自己,楼兰如此隐秘的事情恐怕也就自己的师傅醉道人知道,为何现在又成了天下皆知?

如果跟墨白合作,自己岂非在功力恢复前都要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

可不答应他的要求,看这小子忽正忽邪笑呵呵的样子八成自己立马就要隔屁着凉,不死也要脱层皮。

钟道临通过墨白的前后两拳加无意间的疗伤举动,其实已经大概摸清了墨白的路数,令人诧异的居然是跟自己悟到的星幻大同小异的障眼法,只要能够恢复功力,他不敢说能够稳胜墨白,可起码的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钟道临想到这里对墨白说道:“跟随左右就不必了,有了墨白兄这次的教训,今后小弟也会多注意,我倒是有个提议,看看能不能商量商量!”

墨白显然没有想到钟道临会找他商量事情,大讶道:“临兄有事尽管吩咐,何用商量?”

“哦!”

钟道临假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雀跃的欢呼一声道:“不用商量那可真好,咱们俩找个地方把花灵儿跟那五个魔宫‘公猪’给引出来杀了吧!”

墨白虽然明知道钟道临不会跟自己商量什么好事儿,可还是被他说出的“商量话”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

墨白知道,钟道临不是在开玩笑……

这些日子来,钟道临早已告别了茫茫大草原,孤身行走在大漠戈壁滩上,周围的绿色越来越少,草甸子的慢慢退去,渐渐换上的是无边无际的尘黄。

这里没水、没草、没树,找不到一块荫凉的地方休息,一旦太阳升起,戈壁滩上的气温就会炙如火炉,而夜晚气温则会骤然狂降,哈气成冰,汉唐遗留下的残破驿道旁偶尔可以看到吃剩的瓜皮面朝下摆在路旁,那是路经的商队有人专门善意留下的,让徒走穿越戈壁的旅行者极度干渴下,可以捡到前人丢掉的瓜皮止渴救命。

以钟道临的功力早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功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真气运转下身体的生理机能就能自动调节降温,对这样的气温还不感太在意,只是收拢毛孔,使水分不要过分蒸发,纵身疾步朝前赶去,在沙漠中就算是用黄金也不见的可以买到水。

疾驰了很久,翻过了一片干涸的古河床,抬头望去,远方已经可以看到白雪覆盖的山脉,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高山就像带着白帽子,透过云气看去,一片青白。

望着远处的雪山,虽然脚下踩着逐渐滚烫的沙粒,钟道临的心情还是不由得转好,深深地吸了一口塞外的空气,伸了个懒腰,精神开始抖擞起来。

越往西深入,越能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大漠戈壁,什么叫做一望无垠,什么叫做荒凉,什么叫做寸草不生,方圆百里空旷,人烟鸟兽绝迹,与坝上草原一眼望不到边的翠绿草原不同,这里虽然也是一眼望不到边,但极目所致,只有青黑色的小石子铺成的高原和星罗棋布于上面的干沙堆,偶尔有几蓬星星点点的骆驼刺就是这里难得一见的生命的踪迹。

干旱少雨的浩瀚大漠,酷热的天气使得钟道临多日来粒米未进,嘴唇也干渴的微微有些发裂,他虽然早已到了辟谷的境界,可这么多天来没有得到淡水跟盐分的补充,身体仍是有些不适应。

本来钟道临可以施法弄些降雨,不说滋润万里戈壁至少也够饮水不缺,可另外冒出的想法使得他打断了这个念头,既然是要体会中土异域的风土人情,感受千百宗教给尘世百姓所带来的冲击,那么他就要站在一个凡人的立场上去静静体会,这才能最直观的悟出根源所在。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此处本身就干旱少雨,妄自借助法术降雨的话,少取点自己补充水分还好说,如果妄图利用法术抽出空气中的水分,只不过是拆了东墙补西墙,非但无法使得荒漠变绿洲,反而容易激起更大的灾变,等到旱魅一出,千里顿成赤地,到时候才真正是百年干旱。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戈壁大漠的日夜温差极大,尽管是八月的艳阳天,戈壁的夜仍是刺骨的寒冷,白天还烤的钟道临脑袋冒烟的酷热,到了晚上则是冰冷刺骨的寒流直往脖子里钻。(.la棉花糖)

躲在一处被风蚀的土岩后面,钟道临在静谧中度过了第十八个大漠的夜晚,起来的时候还感觉不到丝毫的风,不多时却突然风沙大作,根本不知道风是从何时升起,等到钟道临发觉到起了风,满天的黄沙早已将整个天空笼罩,天空成了黄色,阳光透入的云层则成了红色,耳旁尽是呼啸响奏的口哨风鸣,除此之外眯眼看去,尽是旋转翻滚的一道道黄龙在土岩地表上卷来刮去,让人油然泛起一种凄凉悲怆的感觉。

天似乎是被这股邪乎的风给吹黑了,“呜呜”的鬼哭风叫在钟道临脑门子顶上接踵划过,要不是钟道临这处栖身的地方是个废旧的唐代石岩土堡,残垣断壁阻挡了大部分漫天席卷而来的黄沙,恐怕他早就被黄沙活埋了。

被风沙吹得晕晕乎乎的钟道临缩着脖子躲在一处断垣土岩后,灰头土脸的紧抓着脖领不让风沙钻进去,眼见这股狂风越刮越大,周围的沙土越积越厚,蔽天遮日的黄沙似乎要把他这唯一的避难所给埋了,钟道临暗骂一声倒霉,明白自己是碰上沙暴了,再不施法自救,恐怕今天真的要归位。

钟道临抖动了一下覆盖在身上的厚厚沙尘,正要站起身形祭出“土灵符”,忽然耳中传来了一声回荡在空旷沙土结合地的清鸣,开始还没注意,等到风声中夹杂着兵刃交击的脆响跟串串驼铃声被远处的山峰挡住了,再次远远的将回音送了回来,他才意识到是真的出事了。

“风狼化剑,小黑现形!”

钟道临低喝一声,催动秘咒将乾坤袋内的啸岳地虎,疾风月狼的元神瞬时解除了封印,呼唤而出。

黑虎跟风狼俩家伙刚露头出来准备透透气,一股强风带着漫天沙砾刮来,吹得风狼晕头转向,等七荤八素的站稳了才发觉这处是大漠,“咔嚓嚓”一声脆响,疾风月狼昂首发出一声狼嚎,周身银芒闪烁,转眼变幻身形化为一把银剑朝钟道临射来。

钟道临摊掌接剑在手,翻身骑到了啸岳地虎的背上,双目冷光迸射,大喝道:“走,小黑,咱们看看去!”

黑虎被钟道临压的呜呜惨吼了一声,多日没吃肉似乎身子有些虚,本以为钟道临把它放出来是给肉吃,心里还挺高兴,谁知道又成他的坐骑了,可又不敢自讨没趣,只得苦着大黑脸委屈的呜呜底吼,四肢爪子在地上乱挠。

钟道临才没功夫理会胯下这头爱摆谱的黑虎耍什么小性子,方才的兵刃碰撞与驼铃声无不说明不远处正发生着一场杀戮,钟道临瞬间展开的灵觉也准确地捕捉到了东南几里外的拼杀,似乎正有人被有组织的围杀,赶紧催小黑快走。

黑虎似乎也嗅到了风中的淡淡血腥气,远处骆驼临死的悲鸣也在提醒着它美味佳肴快要到口了,一想到有肉可吃,黑虎立马精神大振,一扫颓废之态,大黑脑袋摇摇晃晃,嗷的一声虎吼挺直了身躯,四蹄并用,恶狗扑食般的冲血腥气传来的地方扑了过去。

等钟道临骑着黑虎,顶着迎面吹来的狂沙从土丘上现出身形时,土丘下的厮杀并没有因为沙暴的肆虐而有所收敛,马嘶声伴随着厉啸的一阵阵号叫充斥了这方圆不足三里的涸谷,一队队用黑巾蒙面,身穿宽大黑袍的人正挥舞着弯刀,骑着一匹匹精悍的矮腿马,不断的在一伙人的外圈绕过,时不时就有一两个骑士嗷叫着冲进圈内挥刀砍杀。(.la棉花糖)

第一时间更新《狮子男孩》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竹肃为萧

万界无敌门主

化鸟的鱼

重生护花高手

清音

余生漫漫奈何情深

闲人小六

绝世女王之王者归来

湖蛟

三国骑砍

逍二七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