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cii2011.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有一部诡秘手机》最新章节。

一定是累坏了。

他走到床榻边推了推她。“醒醒,不是要沐浴?”

梅非眉一皱,翻了个身背过去。

他好笑地摇摇头,又在她后背上拍了拍。“水要凉了。”

梅非小声地嘟囔着什么,砸吧砸吧嘴,还是没醒。梅隐垂头看着她的侧脸,轻轻唤了一声。

“小非。”

他的桃花眸深了深,眸下的泪痣盈盈若坠。

“容璃走了,还有我在。”

轻轻说出的这句话令他自己都有些意外。他伸出手指,在她的脸上划了划,随即自嘲地笑了一声。

梅非又翻了个身,含糊地问了一句。

“阿隐,水好了没?”

他赶紧收回手。“好了。”

梅非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眼睛睁了一条缝。“扶我一把。”

他赶紧又伸手拉她的手臂,她顺势借着他的力坐了起来,摇摇脑袋。

“累死了。”

“洗了澡再睡罢。”

梅非的衣襟有些散乱,无意间露出了左边儿锁骨内侧肌肤上的一朵青色莲花。

梅隐看到了,又不动声色地替她掩好衣襟。

“姐姐,要换哪一件衣裳?”

“我自己来罢。”梅非有些不自在。“阿隐,我们都大了,不能跟从前一样。”

梅隐勾了勾唇,笑容有些迷离。“为什么不能一样?”

“男女有防。”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恁没说服力?梅非咳了咳。“你都十九了,平常男子到了这个年纪,都该娶媳妇儿了。”

“我不要。”他垂了头。

“知道你不要。”梅非在他鼻尖捏了捏。“要是你想娶,倒是难为我了。”

“为何?”他抬眸看她。

梅非怔了怔,随即讪笑开来。“我家阿隐这么好看,哪儿有姑娘配得上?”

他盯着她看了半响。

“阿隐,你看我做什么?”梅非抓了抓头发。“你真想娶媳妇儿了?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这是什么?”他指着梅非脖颈上的某处突然发问。

“什么?”梅非对着镜子一照,赫然一点紫红的吻痕。

她手忙脚乱地把镜子往桌上一扣,捂着脖子,想想不对,又装作挠痒痒的样子抓了抓。

“大概昨天夜里被蚊子咬的。”

梅隐垂了眼,没有多问。

“姐姐,再不沐浴,水就要凉了。”

梅非泡在浴桶里,整个人舒展开来。

烦心的事接踵而来。先是容师兄要成婚,后是那颗烂桃子,再来是阿隐的少男春心似动。

梅非想着想着,又不淡定了。

阿隐他要是真的喜欢上了哪家的姑娘,难道她还能阻挡得了?可是阿隐他——

也许是时候把真相告诉他了罢。

她阖眼仰着头靠在浴桶的边缘,两只脚拨弄着水花。荣师兄和烂桃子的事暂且搁一搁,先把阿隐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她的手滑到自己的锁骨上,准确无比地找到了那朵青色的莲花。这个位置的肌肤略有些粗糙,她就是闭着眼也能感受得到青莲鲜明的轮廓。

“非儿,记得你身上的这朵青莲。这是你对爹娘的承诺。”爹爹临终前的叮嘱还声声在耳。

她的唇角溢出一丝苦涩。

这份承诺,我会坚守到底。

“咳咳,梅老板。”

她蓦然惊醒,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锁骨。

陶无辛靠在屏风上,袅袅上升的水汽隔去了他的神情。

“真巧啊,沐浴呢?”

他的语气就像是到了别人家里,发现人家正在用饭一样。真巧啊,用饭哪?

梅非用了内力,往水面上一敲,激起一条水柱便朝陶无辛袭去。陶无辛闪身躲开的一刹那,她已经揭了屏风上的中衣,往身上一裹。

陶无辛身上一滴水都没有沾到,皱了眉打量梅非攥得紧紧的衣襟。

“梅老板这么做,实在有些多余。昨儿个夜里,还有哪儿我没看过?”

他这么一说,梅非倒是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么说,他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那朵青莲?

“你真的都看见了?”她的眼中转出冷冷的杀意。浓浓的悔意在她胸口蔓延。果然是醉酒误事,若因此招来麻烦,她真该找个地方刎颈谢罪。

或者——还有一个方法。

对上他,该有几分胜算?

陶无辛显然感受到了她喷薄而出的杀气。

他很无奈地摆了摆手。“别动不动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就算你欠了我银子不想还,也不用杀人灭口罢?”

梅非仔细地看着他的神情,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第一时间更新《我有一部诡秘手机》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化整为零的爱情

南鱼名鲲

山清水秀藏头诗

纯金子弹头

惹草

一剑送西尘

定点扶神计划

梁思

席卷天下

竹茶

老实人

龙宝宝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